這集 podcast 我和 Yuan-Ping Wu (Titan)及 Inside 的 Mia 一起聊 VTuber!

應該有些爸爸媽媽聽過小孩子說,長大想當 YouTuber,不過最近有個統計日本小一女生,26.7% 夢想職業第一名是 — Hololive! 聽過什麼是 Hololive 嗎?

https://twitter.com/x_pktsn/status/1516650924634042370

Hololive 其實是日本一家經營 VTuber 虛擬網紅經紀的公司。別覺得小女孩的夢想很小喔,我們這集會談到,知名 VTuber 有多賺錢呢?

Youtube 上的 superchat (抖內) 全球排行,Top 10 前 9 名都是 VTuber,第一名的潤羽るしあ光在 2021 年superchat 就收到五千萬台幣。且前九名都來自同一家經紀公司 — Hololive。

--

--

很久沒錄星箭廣播,還好 Titan 又要我讀書,我也利用這個機會可以消化一下這些資訊,我們是走在進入未來的轉戾點嗎?

收聽連結:

這集我們主要談分析師 Benedict Evans 去年底的投影片、演講和 Podcast —

Three Steps to the Future

投影片:

演講:Three Paths to the Future:

Podcast:

這集除了談 Benedict Evans 的這些內容,節目中我也偷渡了一些自己的經驗和想法,一起丟進來思考:

未來 -

  • 是不是就是現在想像的 web3? Web3 是 buzz word 嗎?
  • 什麼技術在帶著我們從 web 1 → 2 → 3?
  • 誰在推動 web3?

現在 -

  • 因 SaaS 而造成的全面產業的變化、工作型態的變化的現狀
  • Amazon 一家公司如何改寫零售、廣告、運輸業?

過去 -

  • 我們從歷史學習到因科技帶動產業變化的例子,下一步是什麼產業會有劇烈變化?
  • 汽車業崛起時,什麼產業創造了比汽車業更大的市場變化
Interstellar

這集錄音完,最近重溫了 Interstellar。在想,或許那個帶著我們往 web3 走的,就是很想為 web2 找生路的我們自己?

(即使未來呼喊著: STAY)

--

--

目標:投資早期階段的軟體開發團隊

Photo by Vlad Tchompalov on Unsplash

為什麼想做 tonic.fund

早期投資市場這幾年變化很多,自去年疫情以來變化速度更快:

  • 地域限制:以前投資人有地域限制,會設限只投某些國家的新創。疫情後全球都在線上進行,沒有地域差別了。尤其在 crypto 的領域,很多團隊都是原生的 decentralized / remote 工作型態,沒有什麼國籍之分。
  • 投資速度:在 crypto 領域,投資人決定速度很快,傳統投資人和機構很難跟上目前的籌資速度和新的投資工具和組織型式(如採:tokens、SAFT、DAO等)。在傳統 SaaS /consumer 題目的種子輪,也很少看到團隊去等 VC 進行傳統投資的流程:Analyst -> Partner -> Investment Committee。現在多是由 angels,super angels,(pre-)seed funds,大創投支持的 scouting funds、各式 rolling funds, syndicates等,透過 10 ~ 30個投資人組成一輪 party round。有時候一輪有 lead,有時候沒有 lead,有時候有 closing,有時候是 rolling close。籌資管道太多,已經不流行等某個 VC 決定再進行下一步。
  • Crypto 與其他新興投資市場:非傳統的投資標的興起,尤其是 crypto 領域。許多傳統 VC 目前受限於一開始基金設立的投資項目,沒辦法參與投資 crypto 這類新的資產,而 crypto 帶起的投資反而是現在市場上最熱門的類別之一。

我們從 2017 年開始加入 crypto 產業(tempo)與矽谷 pre-seed fund(cjin),看到了以上的環境轉變,但台灣卻還沒有跟上這些新的改變。許多台灣的創業團隊只接觸國內 VC 籌資,沒有跟上這波全球性的變化和速度,設限了自己的機會。所以我們想要成立一個自己的 angel fund — tonic.fund,而且希望這可以是台灣最大的 super angel fund,加速台灣的創業環境改變。

為什麼說是 super angel fund,因為我們想做的不是 part-time 的天使投資,我們希望可以提供我們 operation 的經驗,幫助台灣團隊獲得這些系統化的知識,勇敢去國際市場競爭與做出國際市場能接軌的題目。我們希望可以提供願意挑戰的台灣創業團隊另一條發展的路線,也許比較挑戰,但更寬廣的創業和籌資的道路。

我們的投資金額平均 $25K USD,不管這是不是團隊收的第一張 check,我們希望可以藉由我們的幫助擬定籌資策略,產品策略,湊到 10~20 個業內的投資人完成第一輪,然後與世界上的創業社群接軌。雖然我們都台灣長大,但因為 Perpetual Protocol 與 Hustle Fund 的關係,我們很幸運可以跟一群頂尖的同事與投資人合作,認識台灣以外的創業社群。不管是 crypto vc,或是 traditional seed vc,我們都可以幫忙提供策略或介紹。

tonic.fund 投資方向

我們在這幾個月已經接觸超過 100 家新創團隊,目前多半是 Crypto 的,投資了其中約 20 家,包括 zkSyncNeon LabsManta NetworkStrips Finance,也有幾個台灣團隊: Teahouse, Highstreet, XY Finance

我們想藉這個 fund 多認識在做 crypto / SaaS / consumer app 的團隊,歡迎有興趣聯繫的團隊寄到: apply@tonic.fund

--

--

Andrew Chen 在 Twitter 做一個 Would you rather 投票:

我昨天看到這個投票時,想都沒想就選 200 Cryptopunks。投完看到投票結果,我還很訝異原來是 Warhol 領先(是我先離開同溫層了?)。後來一整天我都在想自己有什麼轉變嗎?為什麼很直覺就選 Cryptopunks?我在想,應該是這一兩年很相信 Crypto,以及經過幾週比較密集看 NFT 後,我對 NFT 的發展有很大的轉變和想像。

我在投票後的我在 Twitter 回覆的想法:

我覺得 Warhol 的年代他所帶起的 movement 和藝術價值已經接近是廣泛有共識的定局,但當我們看這一路從傳統藝術到數位藝術到現在 NFT 化的演進,Cryptopunks 或其他 NFT 藝術作品卻還沒有取得廣泛共識,怎麼定位他們的價值和在各個領域的意義。甚至大多數人,不管是在藝術界、網路新創圈、即使在 Crypto 圈都還很多人懷疑 NFT,或其實就從來沒有認同過 Crypto。不過,事情都在早期發展中,只能說每個案子帶給不同人對未來的想像都不同。

我覺得這就是有趣的地方吧。因為大部分的人不相信,所以有興趣的人都還有「參與」甚至成為早期「社群」一份子的機會,不管參與方式是去購買擁有,或加入一些案子,或只是觀察各種新的發展,應該都會有些自得其樂的那種 Few understand 的樂趣。

當今數位的環境,可以讓我們更不受地理限制地去參與加入社群和分享。現在投入 NFT 的一些藝術家,都會建立自己的網站顯示 portfolios,也在 Discord、Twitter 主動發聲開聊天室談論創作背後的想法,主動私訊聯絡潛在的收藏者。我反而不容易想像現在一個「非數位」的藝術未來有沒有好的方式去擴展市場和經營社群,接觸到更多觀眾。

如果可以回到 1996 年,我會想怎麼更參與 BBS 或 ICQ?

如果可以回到 2000 年,我身邊沒有什麼人上網,我會不會參與寫電子報或應徵像 Yahoo 這樣的網路公司?

如果可以回到 2007 年,我覺得 iPhone Map 根本不堪用,如果要手機開網頁網路費貴到不行,覺得還是 Sony/Nokia 方便多了,我看得到之後的 App store 的機會嗎?

如果可以回到 2013 年,當好友從 coinbase 傳給我 BTC 0.03 的晚餐錢,我覺得他太費工還是啟發我未來的金融世界的想像呢?

Ref:

--

--

六月初時,我在好友 寶博士(dAb)葛如鈞的 podcast 聊了一集談「投資民主化」

收聽連結:

錄這集有好幾個意外收穫,我原本就是寶博節目的聽眾,他很常會問來賓什麼時候開始聽過或擁有比特幣的,為了這次上寶博節目錄音,我去想了下自己該不會曾經跟比特幣擦身而過。到底會不會曾經擁有一點點的比特幣..?

在錄音的前兩天,我竟然就突然想起幾個重要的線索。說起這趟尋找比特幣之旅更是要大大感謝我們的好朋友 Jackie Lee夫婦! 在這裏先賣關子啦。

回到這集 podcast 主題是想聊美國這幾年新創圈、創投圈很常被提及的「投資民主化」。像近年在不同的投資階段都有人在推動的:如晚期有 — 直接上市(Direct Listing),SPAC; 早期投資也有 — 放寬合格投資人(accredited investors)資格,放寬股權眾籌(equity crowdfunding)額度等。在 Gamestop 事件也看得到投資民主化的影子,在平行世界的 crypto 圈也算更積極地實驗中。

現在想起來節目中還忘了提 Syndicates, Rolling Funds, Revenue-based financing 及現在很紅的 Angel Network。

我覺得這些作法都有它當下的市場需求,有人想去爭取它和推動它的理由,很難說絕對的好或壞,尤其進入 Crypto 時代後,這些變化都好快,一兩個月就是新的一代,就有當代流行的做法,就是一個往投資民主化走的進行式。

如果對這些題目有興趣,也喜歡聽我聊這些創業和創投這些故事,我在今年初和星箭廣播錄了一系列三集談美國創投歷史,也歡迎訂閱我參與過錄音的 podcast。 

Cjin’s Pod: 訂閱連結:

--

--

CJin is my tonic

CJin is my tonic

藉寫文及 podcast 整理自己對網路及軟體新創、創投、創業的想法。歡迎收聽我的 podcast: Cjin’s Pod